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妖魔哪里走_ 293.训猫记(求订阅亲)-

时间:2021-06-10 14:26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全金属弹壳小说妖魔哪里走 293.训猫记(求订阅亲)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八喵很聪明,它从追在身后呼呼飞的听雷判断出自己这次作大了,于是它逃回驿所后便藏了起来。

    玄猫夜隐,这真是谁来了都没用。

    众人找了它一天也没有找到身影,王七麟感叹道:“这玄猫真的太会藏了,它一定是世间最会躲藏的存在。”

    徐大摇头:“它不是。”

    “那什么东西才是?”

    “我的妻妾们,你看,我找八喵才找了不到一天,我找我的妻妾们已经找了二十年,她们还是不见踪影!”

    “妻妾——们?”

    徐大肯定的点头:“们!一定要多!”

    王七麟想了想说道:“既然你找了这么久还没有找到,会不会是因为你的条件太严苛了?”

    徐大叫道:“还严苛?我甚至想,她们只要是会说人话、是母的就行了!”

    “你看,你这条件有两个,这还不严苛?你改成一个嘛,”王七麟给他出主意,“比如你把第二个条件给去掉,没了性别要求,这样你可以选择的空间就扩大了一倍!”

    徐大怒道:“滚吧!”

    王七麟说道:“要不然你放弃第一个条件?不会说人话的母的,这范围更大了,你看九六怎么样?”

    驿所了响起愉快的笑声。

    徐大平时恃骚凌弱,所以大家伙都很乐意看到他吃瘪。

    九六也咧嘴笑,它不知道大家伙在高兴什么,反正它很高兴,它看到自家喵哥没有被找出来就高兴。

    徐大祸水东引:“七爷,你为啥不让九六去找八喵?玄猫能夜隐,可天狗最擅寻踪,咱们今天来个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看看到底是玄猫能藏还是天狗能找。”

    王七麟摇头道:“九六没用,它不会帮咱们对付八喵的。说到这个寻物,我记得你的冥鸦也很有一手?”

    蹲在徐大肩膀上的冥鸦一下子炸毛了,它瞪大眼睛看向王七麟:我看你想让我死!

    他们把驿所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出八喵,于是便出驿所去找。

    王七麟今天是态度坚定的要好好教育这小猫崽子!

    绥绥娘子拢了拢秀发好奇问道:“叔叔,你在做什么?”

    家丑不可外扬,王七麟笑道:“我没事,我溜达。”

    但他随即想到绥绥娘子收拾八喵很有一手,而且他觉得绥绥娘子应该就是自己的囊中物了,所以这不算外人,属于家里人,于是他将八喵早上干的好事和躲起来的事告诉绥绥娘子。

    绥绥娘子笑道:“八喵一定躲在驿所中,而且现在雪后天很冷,猫喜热厌寒,你去暖和的地方找它便是。”

    王七麟摇头道:“找过了,没有找到。”

    绥绥娘子轻松的说道:“你们之所以没有找到它,是因为它在不断转移,你们找过一个地方,它便会躲过去,这样你们难以找到它,而是要设下陷阱去等它自己上钩!”

    王七麟恍然。

    有道理!

    “至于怎么设下陷阱呢?很简单,”绥绥娘子回去拎出来一串小鱼干,“这是奴家下午刚做出来的酥鱼干,八喵饿了一天,它无法阻挡这鱼干的诱惑力。”

    沉一摆摆手说道:“阿弥陀佛,绥绥你不懂八喵,八喵可不是普通的猫,你这些小鱼干诱惑不了它,还是给喷僧,让喷僧带回去下酒。”

    小鱼干手指长短,绥绥洗净后便腌了起来,以秋日暖阳晒干,冬季以炉火烤炙金黄酥脆。

    沉一很识货。

    王七麟抢走小鱼干,对沉一说道:“是你不懂绥绥,这些鱼干一定能诱惑出这小崽子!”

    驿所里每个生炉子的房间他都挂了一串鱼干,又在厨房灶台挂上了鱼干,然后锁上窗户,在门口安排人暗中窥探。

    所以此时的驿所挺吓人的,白天要在第五味帮工的王六五中途回来一趟,然后看到每个房间门口都趴着个大汉,大汉撅着屁股眯着眼睛从门缝里往房间看。

    这让他一愣,他下意识要喊叫,谢蛤蟆听到他吸气的声音后冲他做了个息声的姿势,问道:“王老爷子,你怎么了?”

    王六五没好气的说道:“应该是老头问你们怎么了,你们这是做啥?在偷窥啥?”

    他又警惕的说道:“我家婆娘和闺女们都是清白人,你们可不能对她们耍流氓呀。”

    谢蛤蟆惊呆了,说道:“王老爷子,令夫人和小姐们不都在第五味干活吗?她们没有回来吧?”

    王六五想想也是。

    “另外,王老爷子,”谢蛤蟆又说道:“你可以怀疑我们的品性,但不能怀疑我们的品味。”

    王六五想了想自家婆娘和几个闺女的样貌后不好意思的笑了:“误会误会,老头子我误会你们了。”

    他回房间去换了衣服离开,谢蛤蟆看着他伛偻的背影摇了摇头,嘀咕道:“王氏一家子长得不咋样,怎么到了七爷身上就英俊帅气了呢?”

    守在厨房门口的沉一冲他摆摆手,不耐烦的将他赶走。

    然后他自己小心翼翼的进了厨房,关门转身的瞬间,四目相对。

    八喵正要冲小鱼干伸小手,却被抓了个正着。

    它下意识要跑,沉一说道:“别跑,八喵,喷僧跟你是自己人啊不,自己猫!咱俩脑袋瓜子半斤八两,用七爷的话说这叫徐大见了黄鼠狼,谁也别嫌谁骚……”

    八喵听得直皱眉头:怎么骂猫呢?喵爷脑瓜子跟你半斤八两?是假酒给你的胆量让你这么说吗?

    沉一误会了它的表情,说道:“你没明白喷僧的意思是吧?嗨,没事,你这是脑袋瓜子不灵活,喷僧不会瞧不起你,因为咱都一个样。哦,喷僧啥意思呢?喷僧意思是自家人不抓自家人,不对,是自家人不抓自家猫!明白我意思了吧?”

    八喵摇头。

    沉一同情的看向它,说道:“唉,你脑袋瓜子比喷僧还要迷糊,阿弥陀佛,可怜可怜。喷僧的意思是咱自家兄弟,我不会抓你的,但你得分给我小鱼干,咱俩一起吃小鱼干!”

    八喵立马蹲地拉开了拳架:“喵喵喵!”

    小鱼干,喵爷的!

    你,不能碰!

    沉一明白了它的意思,不屑的说道:“你瞅瞅你,德性!用七爷的话你这叫把路走窄了!这屋里才多少小鱼干?你跟喷僧勾搭成奸,然后躲到喷僧怀里,到时候咱们挨个屋子转一圈,把小鱼干一起吃个干干净净,怎么样?”

    八喵恍然。

    一直以为这傻子长个脑袋为了显得自己高,看来是喵爷小瞧他了。

    它将小鱼干分两份,大份给自己,小份给沉一。

    沉一很高兴的接受了这条件。

    八喵轻蔑的看了他一眼:呵,傻子!

    它蹲坐下用前爪捧起一根小鱼干塞进嘴里:“咔嚓咔嚓!”

    又酥又香,好吃。

    然后天就黑了!

    沉一一把将袈裟给捂在了八喵身上,伸手将它给卷了起来,他利索的冲出去喊道:“七爷,喷僧抓到八喵了!”

    八喵愤怒的用利爪撕开袈裟,它怒目正要挥爪发威,看到王七麟一张大脸就在眼前。

    于是它迅速收起了爪子用小毛手摸了摸王七麟的下巴。

    讨好的给你挠挠痒。

    然后它又愤怒的看向沉一。

    沉一满脸的无所谓,说道:“别用这眼神看喷僧,喷僧是为你好,给你增长点江湖经验,这是在教你怎么混江湖呢,小鱼干就是学费了。”

    八喵生气的撕扯袈裟。

    沉一语重心长的说道:“八喵,江湖就是如此,充斥着背叛与勾心斗角,你记住了,以后不管跟谁打交道,一定要留一个心眼!”

    王七麟踢他一脚:“滚滚滚,别瞎说。”

    沉一摆开架势喝道:“阿弥陀佛,施主要与佛家弟子动手吗?”

    王七麟说道:“我是五品境,要是与你动手,怕是会打死你啊!”

    沉一收回架势双手合十、面色真诚:“阿弥陀佛,善哉善哉,福祸无门,惟人自召。施主着相了,须知一切法空,五蕴皆空,一切法如梦!”

    后面他嘴里还说了什么“若诸菩萨”、“安住此法则得如来无上清净广大施”之类的话,一溜小跑进屋去吃小鱼干了。

    王七麟看向八喵,八喵梗脖子。

    喵爷脾气硬,绝不认错!

    见此王七麟拍了拍额头:“我把这小东西惯的太厉害了,不行,今天必须好好教育它,你们谁知道怎么教育猫吗?”

    一行人跃跃欲试,八喵悄悄伸出爪子在地上砖石上划拉一下子,一行人立马低着头跑路了。

    砖石上有四条清晰的抓痕。

    王七麟想了想,拎着八喵颈后皮去见绥绥,苦恼的将来意告知于她。

    绥绥娘子放下手中的炒锅,她用围巾擦了擦手微笑道:“奴家明白叔叔的意思了,将八喵扒皮炖肉汤吗?”

    “猫肉偏酸,奴家以往都喜欢做糖醋,正好借助肉中酸味。不过近来西域传进一味叫辣子的蔬菜很有趣,奴家觉得用它炖猫肉也很合适,它的辣味很厉害,一定能压住猫肉的酸味。”

    八喵愣住了。

    绥绥娘子顺手拎起一把尖刀,她手指一挑,尖刀在她手里嗖嗖嗖的转了两圈。

    八喵要跑,尖刀落下。

    就扎在它眼前,刀刃冲着它的脸,它近距离看向刀锋,斗鸡眼都出来了。

    绥绥娘子笑吟吟的开始准备热水,九六鼓起勇气冲她呲牙准备狠一个。

    这时候她说道:“猫皮很有嚼头,所以杀猫最好用开水烫,顺便烫掉毛,这样留下带皮猫肉一起炖,这要比带皮狗肉好吃多了。不过若有小狗带皮炖肉也别有风味,它们哪个好吃呢?”

    九六当机立断躺在地上露出软绵绵的小肚皮给她看,尾巴拼命摇摆,简直能当扫帚扫地了。

    八喵悄悄的转身,又是一把菜刀落下,像钢板一样闸在它面前。

    去路已断!

    绥绥娘子又去拿刀,八喵拔脚狂奔,见此绥绥娘子拎刀追在它身后大叫:“给奴家回来!哪里跑?”

    菜刀呼啸飞出。

    被切断的黑毛随风飘。

    八喵吓到缩卵,刚才这菜刀可是贴着它屁股飞过去的,就差一点尾巴没了!

    小尾巴瑟瑟发抖。

    绥绥娘子快步迈过去拔起菜刀继续追,追在它身后一路开砍,院子里头顿时乱作一团。

    九六夹尾巴冲到王七麟跟前藏在他双腿之间并站起来用前爪抱住他膝盖。

    活在裆下。

    八喵连续没能逃出院子,最终它被逼回了厨房,看到王七麟后它泪眼朦胧扑上来就往他身上窜。

    绥绥娘子伸手掐住它脖子摁在王七麟胸口,她使了个眼色后阴嗖嗖一笑,咬牙说道:“抓住你了!”

    “妈嗷!妈嗷!”八喵大叫。

    王七麟赶紧护住它,说道:“算了算了,八喵其实是个好孩子,它今天只是调皮一些,以后会乖的,对不对?”

    八喵点头点的差点颈椎脱臼。

    “那以后不要再去欺负老百姓了知道吗?也不能去偷人家的东西,不要恃强凌弱,要做一个好喵,明白了吗?”

    八喵不光点头,还把胖爪并在一起冲他连连作揖。

    王七麟拎着它去大堂让它待在柜台上,说道:“你今晚要做个招财喵,哪里都不能去,好不好?”

    八喵:“嗷!”

    它规规矩矩的坐着,小尾巴瞪大眼睛还在哆嗦。

    王七麟回到厨房,绥绥娘子给他一个白眼:“八喵要恨死奴家了。”

    “它不敢,它现在倒是怕死你了。”王七麟笑,“不过只有你才能收拾了这小东西,它一旦来了脾气简直无法无天,除了你谁都不怕!你很快训它,所以我才找你。”

    绥绥娘子没好气的笑道:“训猫很简单,你只是不舍得吓唬它,也不想在它面前做坏人罢了。”

    王七麟摇头道:“没有,我真不知道怎么训猫,训狗我知道,狗骨头硬,俗话说打不断的狗腿戳不瞎的牛眼,所以训狗可以尽情的揍它……”

    九六瘫在了地上。

    狗眼含泪。

    绥绥娘子蹲下摸了摸它的脑门笑道:“九六不害怕,九六从不调皮捣蛋,最乖了,所以谁都不会打九六的。”

    九六温柔的用脑门蹭了蹭她的手,一副柔情似水的样子。

    她说道:“训猫和训狗确实有些区别,猫不经揍,所以不能真的下力气打它,这样就得剑走偏锋。”

    “训猫靠声势,不管你要怎么收拾它,声势一定要大,得让它觉得今天它必死无疑!”

    王七麟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忽然说道:“你能追的上八喵,我就追不上,所以我没法收拾它。”

    绥绥娘子歪头看了看他,笑了:“你的修为还差一点,奴家修为要稍微好一点。”

    这是她第一次透露出自己有修为的事。

    王七麟问道:“你的修为,什么水平?”

    绥绥娘子摇摇头说道:“奴家也不清楚,不瞒叔叔,奴家生来便有修为,所以从未在意过自己修为已经到了哪般境界。”

    一听这话,王七麟一怔,他喃喃道:“你是妖、妖族?你是——”

    “奴家是妖族。”绥绥娘子笑了笑,她眨动眼睛,长睫毛轻轻抖动。

    “那叔叔要抓奴家吗?”

    王七麟正要说话,绥绥娘子忽然忧伤起来,她咬了咬嘴唇低声道:“若你要与奴家动手,能不能别在厨房?否则以后的日子里,奴家每次进厨房,都要想起与你打架的情景。”

    她顿了顿,凄然一笑,“那样奴家便不再喜欢进厨房了。”

    王七麟跟着难过起来,说道:“你胡说什么?我干嘛要与你动手?我只是对你很好奇。”

    绥绥娘子抬头看他,他摆摆手道:“算了算了,你要是不愿意提起自己的出身,那我也就没兴趣知道,我只是好奇,原来妖族真的能化人形,这真是神……”

    “绥绥呀,金玉炖肘子怎么还没有上来?”王六五从前厅后门探出头来,他看到王七麟后愣了愣,“难怪我看见八喵在柜台上,你小子怎么来了?”

    王七麟正要说话,王六五忽然又说道:“哦,你来找绥绥啊?那你们聊你们聊,嘿嘿,绥绥你不必忙活,我与客人们说一声,让他们耐心等等。”

    他缩回头去关上门。

    然后过了一会门又打开,王六巧若无其事的进来拿了双筷子。

    她回去后王陆氏又到来……

    王七麟无奈的拎走九六,再不走要被当猴看了。

    他回去看到徐大正在看书,道:“别看黄书了,找你说个事。”

    徐大生气的说道:“你啥意思?你压根没看书的名字,干啥这么说我?”

    王七麟问道:“那你在看什么书?”

    徐大不说话了,收起书塞进了怀里。

    王七麟鄙夷的看他。

    他咳嗽一声道:“你不是找大爷吗?啥事?”

    王七麟凑上去低声道:“绥绥是妖怪。”

    徐大一怔:“啥?没头没尾的!”

    王七麟说道:“她是妖怪,妖族,山精水怪,她跟我亲口承认了。算了,我把跟她在一起的事情告诉你。”

    他从绥绥娘子训八喵开始说起,说到后面徐大猛的挥手:“等等,绥绥说要与你打架?”

    “对,她说我会动手,这代表什么?”

    “这代表什么你不知道?”徐大震惊,“打架嘛,她是妖怪,你是人精,妖精打架嘛!”

    说到这里他恍然点头:“大爷明白了明白了,你是来找我学本事的是吧?”

    王七麟无奈道:“你能不能把你脑海中关于黄书的东西清理一下?我找你学什么本事?”

    “房中术啊。”

    王七麟不耐道:“滚蛋!算了不跟你说了,我去找道爷,道爷肯定能给我一些帮助。”

    他走到门口后犹豫了,看看外面没人他又悄悄的走了回来:“那你会房中术吗?那啥,我学学、咳咳,我觉得学习一下也挺好。孔夫子有言,学到老活到老嘛。”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